庄之梦

一篇H(周翔ABO)

 

孙翔觉得有点不舒服,背后有个滚烫的热源,肚子里也有个,最让他觉得不适的是裆部的潮热,他迷迷糊糊地想,我是梦遗了还是尿床了?不管是哪个,都够丢人的。

正挣扎着想要醒来,肚子里的宝宝来助攻了,顽皮的一脚把他踢醒。

孙翔揉揉眼睛,坐起来。

周泽楷也醒着,感觉他坐起来,便伸手开灯,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孙翔有些难堪地道:“去给我拿条干净的内裤来。”

“哦。”周泽楷脸上挺红,不知道是因为老婆半夜要换内裤还是怎么的。

孙翔把身上这条脱了,拎在手上看了下,骂了声,然后羞恼地看向周泽楷:“怎么办,我似乎有点欲求不满。”

周泽楷抓抓头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:“那个,我射的。”

“次奥,我说我怎么射在正中间呢,原来是你这个不要脸的,趁我睡着偷袭我!”孙翔捶他一拳,难怪刚才觉得好热,原来是周泽楷在他背后抱着他在他腿间射精。

孙翔还光着屁股,露出两条白皙的大腿和浑圆饱满的臀部,周泽楷看得咽了咽口水,哑着嗓子说:“我想做。”

孙翔白了他一眼:“色狼,你不刚射过,不做。”

“就一次。”周泽楷拉着他的手摇了摇,撒娇似的。

孙翔低头看自己的肚子,Omega怀孕时肚子不算大,都快六个月了,穿宽松的衣服还不大能看得出,只是脱光了就明显地看出隆起了,这孩子现在大概已经能感应外界的声音了。孙翔摸摸肚子,别扭地道:“不要,儿子会知道,太丢人了。”

“他睡着了。”周泽楷摸摸他肚皮,和小小翔打个招呼。

孙翔嘟嘟嘴:“没,刚才还踢我呢,他醒着。”

“那我哄他睡。”周泽楷趴下去凑近他肚子,低声嘀咕了两句,孙翔听得不大真切,只觉得他又摸了摸自己肚子,“现在睡了。”

“你对他说什么了?孙翔好奇地问。

“做完告诉你。”周泽楷说着把自己睡衣睡裤都脱了,拉着孙翔的手抚摸自己,“给我。”

“你的样子好饥渴。”孙翔觉得由手到心都烫起来,心中一荡,有些跃跃欲试了。

周泽楷低低的、羞赧地笑了声:“憋久了。”

孙翔噗地笑出声:“你真好意思说。”

周泽楷只是笑,凑过来亲孙翔的脸和嘴唇,用手捏孙翔小巧的乳尖,沉声道:“喂我。”

“你烦死了。”孙翔嘴上虽然嫌弃着,但还是撑着跪起来,把胸膛送到周泽楷嘴边。

周泽楷呼吸一下粗重起来,像饥渴的人遇到渴望已久的甘露般凑上去吮吸,好像那里真的能被吸出水来。

“妈的,你轻点。”孙翔嘶了一声,全身一颤,差点腿软,这段时间他身体特别敏感,周泽楷才含住舔吸了几下,他乳尖就硬了,连带下面那方的性器也抬头了。

周泽楷发烫的气息喷在孙翔胸口,一周多没做,他承认自己非常饥渴,心中好像有头野兽在横冲直撞的,挣扎着要冲出来把孙翔吃得连渣都不剩。但顾及着孙翔现在的身体状况,他还是很隐忍的,粗重地呼吸了几下,把心里狂热的欲望压下去,他尽量温柔地对待孕夫。用灵巧的舌尖在孙翔乳尖上舔来舔去的,间或地轻咬住哪个小点拉扯,孙翔一发出低吟,他就安抚地用舌尖打转地舔乳尖周围,两边胸膛轮流爱抚,手则捏孙翔肉乎乎的臀。

孙翔真是恨死现在这个大屁股了,害他只能穿宽松的裤子,完全不能炫自己又直又长的美腿,但周泽楷却老喜欢摸他屁股,孙翔有时会骂他是猥琐大叔,周泽楷就纳闷了,为什么摸自己老婆屁屁都会被骂猥琐,婚姻范围内,他不是享受一切性的权利吗?

“唔……”孙翔前平后翘的两处敏感部位被这么爱抚着,欲望像海潮般地席卷而来,按住周泽楷的头让他更靠近自己,并拢跪着的腿主动分来,露出臀缝,好像在催促他干点别的。

周泽楷也不客气,捏着他的臀肉带到一边,让藏在里面的秘穴完全暴露出来。闲出来的那只手探到穴口去挑逗,轻抚穴口的菊形皱褶。

孙翔动了动屁股,喘息着道:“你搞毛呢?不是你要做的吗?还不赶紧插进来?”

周泽楷抬起头,与他对视,孙翔瞄了眼自己胸前闪着淫靡水光的两点红透的凸起,眼中欲望更甚:“你快点!”

周泽楷应了声,给他调整姿势,让他背对自己跪着,扶着床头。

这种背后插入的姿势在孕前孙翔是绝对不愿意的,觉得有种屈辱感,但是现在肚子里有个小东西,这种姿势是最好的。他想象着周泽楷跪在他身后,扶着分身对准他的入口一举侵占就异常兴奋,全身细胞都沸腾起来,让他整个人都燃了,下身翘得老高,他一手撑着床头,一手去抚慰自己的前端。

与他幻想得不同,周泽楷很细致地为他做扩展,用修长的手指插进他的后穴,转动着抽出再插入,间或地按压搔刮几下。敏感的内壁被这样玩弄,不消片刻便分泌出更多方便他进入的体液。

“你进来啊……”孙翔觉得自己里面空虚得快要受不了了,这个人把他撩拨得由内而外起火,却还是这种慢节奏。

周泽楷轻轻在孙翔肩头咬了口,沉声道:“马上。”

孙翔感觉到有个发烫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入口处,马上不害臊地把臀部翘得更高方便他插进来。

周泽楷低哑地哼了声,把自己粗壮的分身挺进去。

孙翔被填得满满的,舒服地发出性感的呻吟,配合着周泽楷的攻击节奏摇晃着臀部。他们是最佳搭档,那种默契无论是赛场上还是床上,都是十足的。

周泽楷最敏感的部位镶嵌在孙翔高温紧致的甬道里,进进出出的摩擦带出让他欲仙欲死的快感,性是婚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他们在床上太过性福,所以生活质量一直非常高,周泽楷觉得他娶任何人都不会像娶了孙翔这样幸福。

每次合体的时候,周泽楷得到的都不止是身体上的满足,还有心灵上的,他喜欢看孙翔在自己身下陶醉的表情,喜欢看他哭泣求饶。

孙翔有时在床上是非常野蛮的,有时又很二,有时还非常性感,但不管哪一面,都是非常可爱的。周泽楷觉得非常神奇,在认识孙翔之前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狂野邪恶的一面,可以对一个人爆发出这样的热情。孙翔让他释放了另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自我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重一点……”他们的性爱过程总是酣畅淋漓毫不保留的,周泽楷的温和隐忍让孙翔觉得不适应了,“你是不是又饿了?”

被爱人吐槽没劲,周泽楷也很无语,他是怕动作大了会惊扰到他们的小宝贝好吗?

“我在吃。”周泽楷说,扣住孙翔的腰开始最后的大力冲刺。

孙翔叫得更亢奋了,他的声音充斥在周泽楷耳边,比春药还猛,周泽楷觉得内心有什么再不受约束地一跃而出,埋在孙翔体内的肉柱颤抖着胀得更大,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卖力挺送着臀,看着自己青筋突起的性器在孙翔屁股里进进出出。这种淫邪的视觉冲击让他升起个坏坏的点头,反正现在孙翔已经怀着了,也不能再怀,所以周泽楷就卖力地插入他生殖腔里,孙翔一阵阵的颤栗,呻吟变得支离破碎,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,周泽楷就卡结受精了。

周泽楷一射,孙翔也跟着射了,高潮之后孙翔瘫软得像一滩泥,周泽楷用毛巾给他稍微清理了下,又把床单擦干净,给他穿上内裤,搂着他哄他继续睡。

孙翔渐渐有了睡意,在入睡前突然想起什么,问周泽楷:“你刚才是怎么哄儿子睡觉的,也哄哄我吧。”

周泽楷搂着孙翔的手一僵:“不告诉你。”

孙翔本来有的睡意立即烟消云散,冷笑:“有了儿子就这样对我了,你们还有秘密了啊,别搂着我,滚去客房睡。”

周泽楷拿他没办法,咬了咬他耳垂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说。”

“快说。”孙翔瞪他。

周泽楷摸摸他的肚子,脸微红:“我告诉他‘爸比要上妈咪,你先睡会’。”

“次奥,胎教啊!”孙翔狠狠踹了周泽楷一脚。

 

—完—

 

评论

热度(171)